篱笆下美文网_美文欣赏_原创美文_情感日志_美文阅读_情感美文_文章阅读_经典美文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原创美文 > 名家 >

一颗热土豆是一张温馨的床

时间:2017-09-07 11:48 来源:http://www.tianfei1988.com/ 作者:赫塔·米勒 点击:

  新结下的朋友关系光滑而且软和。患难中的诚实和谨慎的肆无忌惮,这种局面以后再也不会出现。

  偶然并不偶然,它是必然,而且是一个圈套。人会因此而变得迷信,这正是偶然的用意所在。

  人已经习惯于因为碰巧而失败,因为小事而死去。

  几天前我坐在火车车厢里。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(他们俩是一对)坐在对面的座位上。坐下来前,他们商量怎么在行李架上摆放行李箱、行李包和提兜最好。接下来他们脱下风衣,没有说一句话,但是各自都知道这事该怎么做。在三个小时的旅途中,他们彼此没有说一句话。那个女的透过窗户看着外面交替飞驰而过的村庄和树林。那个男的在看书。他们俩只是偶尔会相互碰到肩膀、膝盖和座位之间翻下来的扶手上的手指。

  她和他,这是我的感觉,在思想上相隔得那么遥远,身体的紧挨反而成了一种对立。

  她和我,我们两个靠得更近一些,因为我们都在看田野上的一头鹿。我们两个在分享这头鹿。她没有向他透露一个字。

  我在头发的尽头沉默。我的指甲在生长,仿佛我的生命活在指甲边缘的后面。

  为了让你永远不挨冻。当我第一次把行李拎进这座城市的时候,城市是那么的高,床是那么的冰凉。在我曾经像穿越铁路那样穿过烟雾的地方,我留下了。在我独自一人张望的地方,悬挂着工厂。

  皮肤上有一种不耐烦。它就像那种期望得到最后剩下的东西、最后还能拿到东西的渴望。那种急匆匆的享受让我心生嫉妒。这是一种容不得半点时间的直接。

  我应当去问谁,我的嘴什么时候说了什么。谁知道我日日夜夜在什么地方消失。住和地方是两回事。

  在思想上相隔得那么遥远,身体的紧挨反而成了一种对立。

篱笆下美文网,美文网,美文
篱笆下美文网

  《希望之旅》结束后,我干燥的眼睛如同头脑中的碎石子。瑞士国旗的白十字在城市的灯光中飘扬。我感到羞愧:国旗的转变是把痛苦转变成有罪,我的转变是把遥远的亲近转变成亲近的遥远。

  我要是能说话,低语,讲话,喊叫,那该多好。如果我能呼唤,挥手,沉默,观看,那该多好。如果我能托起我自己,那么在我的脚踝骨下面会出现什么变化,穿在我身体上的鞋子会不会不再是原来的那一只。

  当年我离开罗马尼亚时,把那次离开形容成是“换地方”。我要防止自己使用各种情绪化的词语。

  在到达营地之前,路把我绕蒙了,雪也把我下蒙了:我要吐。我还从来没有像那次那么伤心过,我宁愿把我的心吐出来,也不愿把刚吃下肚的好东西吐出来。我哭了,因为我的胃允许我哭,因为它看不起我的工作和饥饿,因为它不给我施舍吃的东西,尽管我已经只剩下皮和骨了。

  那是下午。我想笑。我透过敞开的窗户问玻璃,我的嘴是不是已经变老了,在这个时刻,在这一时刻。

  难道窗户玻璃里的城市是我说我在这儿生活过的理由吗。从来没有过一个国家有足够的地方把自己人全部映照在窗户玻璃里。

  罗马尼亚,一个破碎的、随身携带的国家,我来自的国家,人们带着饥饿而四处寻找的眼睛穿越这个国家。

  ——德国,一个光滑的国家,一个开始用行李的国家,人们也带着四处寻找的目光,穿越这个国家,但是不是因为饥饿。


篱笆下美文网二维码